港理工讲师被学生围堵辱骂5小时反被调离教职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0-16 10:26

  因提倡以暴动罪重判示威者,香港理工大学专上学院讲师陈伟强8日竟遭到逾百名学生禁锢、用镭射笔照射、辱骂五小时……最令人愤慨的是,事后校方不但没有惩处涉事学生,反而以“不能胜任教务工作”为由将陈伟强调离教学职务。

  港媒报道称,专上学院院长梁德荣9日在师生对话会上声称,学院快将举行中期考试,他们认为陈伟强若继续授课,学生难以集中上课及应考,学生还会质疑陈伟强能否公允评分。为此梁德荣表示,校方会先暂停陈伟强本学期的课堂教学,并另行安排其它非教学职务。

  《大公报》9日也就此事询问梁德荣,他在回复中指出,他们认为陈伟强不能胜任教务工作,需改任监考等幕后工作。

  梁德荣声称,陈伟强已知悉教务工作由他人接手。院方打算调整其工作内容,从教学为主转到非教学事务上,例如监考、科研等等,陈伟强的职位、薪资将保持不变。香港理工大学发言人也表示,在适当时间,学院将再考虑如何安排陈伟强的工作。

  但是陈伟强当天稍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他对被调离教务工作毫不知情。他表示很喜欢现在的教学工作,若要调整,也愿尝试政策研究类的工作。

  陈伟强还说,他对当日辱骂、镭射笔照射自己的学生感到痛心,“他们(学生)要制造寒蝉效应,但我并不会因此噤声。我认为公民就应该遵守法治、反对暴力;我认为大家都是中国人,大家应该要有这个身份认同感。”

  另外,在被问及会如何处理当日围堵、辱骂、推跌陈伟强的同学时,梁德荣仅表示,学生已就不当行为向陈伟强道歉,陈伟强也应该就他指称学生是“暴徒”一事向学生道歉。

  《文汇报》此前报道称,陈伟强近日受访时曾评论政府引用《紧急法》订立《禁止蒙面规例》,他指出新法刑罚不够重,未能遏止示威潮。他认为应采用较严重的暴动罪检控暴力示威者以止暴制乱,并促请法庭重判,加强阻吓性。

  然而这一言论引发学生的不满,8日有大批戴口罩或面罩的学生,趁陈伟强上课之时到其教室围堵、用镭射笔照射、粗口辱骂,前后禁锢近5小时。

  《大公报》报道称,陈伟强回忆事发当天的情况时说到,他正给学生上中西文化学,当讲到“我是中国人”时,全班学生竟一片哗然,对他嗤之以鼻。随后有一位他不确定是否是自己学生的人反驳说,有没有中过催泪弹、橡胶子弹时,他就回应了一句,“中弹的是暴徒。”

  陈伟强还表示,在他遭学生辱骂、禁锢的五小时里,是他教学生涯中最黑暗的五小时。在最初的两个多小时内,他自己、学生、妻子都曾报过警,但是迟迟不见警察身影。事后得知是校方拒绝让警察入内。

  对此学院方面解释说,考虑到现场气氛,他们认为通过对话比较恰当,故先由院长调停,其后同意安排另一时间再讨论。陈伟强不认同这一解释,称校方不让警察进来属于妨碍公务,“有机会犯法!”

  校方的说辞也遭到不少网友和媒体批评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评论质疑说,学院未让警察入校,有何居心?如果学院尽到应尽的责任,处置稍微果断些,预防措施到位些,也许就能避免出现禁锢事件,起码不会导致陈老师被禁锢长达近5小时之久。

  因香港校园暴力升级,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10日也与千名学生展开对话。然而在四小时的对话中,学生不断爆粗辱骂,拿镭射笔照射段崇智。

  有校友在发言时指出,他对有学生严重损害中大设施及涂污校园、多次出言侮辱校长深感痛心,并指责这些学生已丧失理智等等。还有内地生发言表示,自己因持不同政见而被起底,她透露说自己需要非常强大的内心,才能站在这里发声,“你们所谓的自由民主应以法治为基础。”在这两人发言时,现场气氛都一度非常紧张,有学生试图用污言秽语打断他们的发言。

  《星岛日报》10日发表社论指出,种种令人痛心和震惊的现象,显示校园暴力化已蔓延至大学和中学。校方必须采取严厉态度制止这种趋势,并敢于执行校规,不能让校园生活遭暴力笼罩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